http://www.khjr168.com

再现死亡威胁双向极端的南美足坛天才与罪恶共存

  世界足坛的天才球员更多的是来自南美,他们飘逸的脚法,华丽的动作,一言不合就杂耍。彩虹过人,凌空倒挂,他们的踢法赏心悦目。就目前世界足坛各方面发展而言,欧洲足球已经全方位领先南美及世界各地,近四届世界杯冠军都是欧洲球队,就目前正在进行的美洲杯关注度而言,已经被欧洲杯甩出几条街。据南美足协最新规定,从2020年起,美洲杯将和欧洲杯时间同步,固定为4年一届。南美足协这是自找没趣,届时世界各地都去关注欧洲杯,美洲杯将会显得很尴尬。以后南美足协还是会将美洲杯的时间更改,将故意错开欧洲杯。

  欧洲足球发展得好,在于欧洲国家的经济普遍发展很好,能够将世界各地的天才球员吸引到欧洲踢球,从而成为世界足坛的中心,受到世界各地球迷的广泛关注。南美足球并不是天才球员少了,或许他们的天才球员比以前更多。但是大量南美天才早早被欧洲球队锁定,带到欧洲培养,甚至被归化为欧洲国家球员。南美足球尽管天才频出,但他们的体制完全落后欧洲,经济跟不上是主要原因。南美球队主要核心球队都在欧洲踢球,欧洲球队对他们的特点、技战术都非常熟悉,所以现在的南美球队在欧洲球队面前很难占到便宜,以致近几届世界杯到最后基本变成欧洲杯。

  南美足球整体被欧洲球队甩开一段距离,除了经济不及欧洲,还有就是南美足球的环境,依旧停留在几十年前那种罪恶频出的时代。就拿哥伦比亚来说,1994年埃斯科巴事件震惊世界足坛,而哥伦比亚并未对这样的事件引起足够重视,他们国内赛场的流血事件依然频发。2018年世界杯后,就有多名哥伦比亚国脚遭遇死亡威胁,而本届美洲杯后,罚失点球的特西洛及家人同样遭遇死亡威胁。

  南美足坛以及紧挨南美的中美洲国家流血事件数不胜数,一言不合就一枪爆头,如同我们的游戏世界。最近10年来,中南美国家就有多起足坛流血事件。如前南美足球先生萨尔瓦多·卡巴纳斯被枪击,导致医生宣布其脑死亡,不过他奇迹般地又回到球场上。2009年,一支名为花生米的业余球队,球员在哥伦比亚遭遇集体枪杀。洪都拉斯国脚诺德·佩拉尔,萨尔瓦多国脚阿尔弗雷多·帕切科都是被枪击身亡。另外,墨西哥也是一片罪恶频发之地,在那里踢球也随时会遭遇死亡威胁。

  南美足坛可谓是双向极端,天才球员层出不穷,尤其是巴西、阿根廷,二、三流球员来到亚洲可以横着走,还被当做香饽饽。而南美足球的环境确实越来越糟糕,各种奇葩事件让人意想不到。欧洲足球流氓在各种政策打击下,近些年流血事件大幅减少。而南美足球流氓愈演愈烈,比如阿根廷德比博卡青年与河床的比赛火爆全世界,最为疯狂,双方球迷从来不缺乏冲突。南美足球一直是天才与罪恶共存,双向极端发展。